10.0

2022-09-02发布:

国产成人午夜福利电影在线播放【床上的哥哥们】 【 作者:佚名】【 全文完】

精彩内容:


  一

  「啊……嗯……好啦好啦……人家承認我是個喜歡做愛的女人,要上就上不要這樣折磨我了!!!」我哼了幾下大吼出聲。

  我的堂哥滿意後慢條斯理的開始解皮帶:「小騷貨,我這就滿足你,你流的水把床單弄髒了。我來把你堵住治水。」他把我翻過來,叁兩下脫掉我裙子裏面的內褲,讓我跪在他的面前,下身高高翹起。我的雙腿間已經濕濘一片。堂哥端起他粗大的雞巴一舉插了進去,一種被填滿的充實感。讓我哼出聲來。可這個時候他還在逗我,只是停在我的最深處,一動不動。

  一股鑽心的癢意,我忍不住呻吟哀求起來「恩、、、好哥哥,親哥哥,求你了,用力點插我,插得多深都沒關系。」「他媽的你這個妖精,裏面熱的要把我化掉,自從開始操你就像上了瘾一樣。騷貨!!」他說著開始抽動起來,猛然的大力攻擊差點讓我跪不穩。我們多次的默契,他很快能找到我的那一點,對著那一點專心進攻。

  手也伸到我的胸前,鑽進衣服裏准確的找到了我的乳頭,用手指輕輕地揉著。

  「啊、、、用力點、、、哥、、、」

  「你喜歡被強暴的感覺是吧?騷貨!」他用手指捏用力我兩個脆弱的乳頭,「下次我找兩個男人一起輪奸你如何?你兩個哥哥吧,他們可是想你的肉體想很久了,上次我還看到你二哥對著你的照片射精。」我那魔鬼大哥的滋味我當然嘗過,可是我的二哥,我沒想到他也想陷進這種罪惡。

  床上的哥哥們(H慎)

  我想到我那個惡魔大哥、英俊的二哥和堂哥一起這樣操弄我,我更加忍不住了。

  「啊、、、你們太壞了、、、我不行了、、、」「呵呵,小騷貨,你巴不得吧,我這樣一說你更濕了。」接著他開始加大抽動的頻率,粗大的男根撐滿了我狹窄的小屄。我的淫水從我們的結合處滴落在床單上,他的手也沒閑著,一只手繼續揉掐著我的乳頭,另一只手的手指伸到我的嘴裏和雞巴一樣的速度在我嘴來回,玩弄著我的舌頭,我的唾液來不及吞咽,也一滴滴的流下。

  「嗯、、、嗯、、、」這時的我我話已經說不出來,趴在床上,屁股翹起承受他的玩弄和進攻,我只懂得流水和沈迷。幾百下的抽查已經讓我神志不清。

  「爽不爽?騷貨!說!」他的手從我嘴巴裏抽出來打在我赤裸的屁股上。微細的疼痛夾雜著大量的快感。

  「啊、、、、哥、、、我好爽、、、用力點打我、、、你插死我吧、、、」我開始語無倫次。

  他開始了直對花心的撞擊。幾下之後,有一種快感自小腹沖向大腦,我抽搐的高潮了。

  堂哥還沒有滿足,我沒有力氣再哼出聲。他又幾百下之後射在了我的花壺裏。灼熱的精液又帶著我小死一回。

  他抽出身來,我倒在床上還在享受高潮的余味。

  「我親愛的表妹,還是上你最舒服,幾天不上你我的雞巴都會想。」「哼、、、謝謝堂哥誇獎,請你在外面關上門,我不送了。」「那我走了,快點收拾一下自己,一會兒你兩個偉大的哥哥就回來了。讓他們看到你這樣會不會獸性大發呢?呵呵呵!」我聽到門關閉的聲音,放心的進入了夢鄉。

  二

  我被冷醒了,醒來發覺自己赤裸著,四肢分別被綁在了床上。我的大哥抱著雙臂正在冷冷的看著我。

  在外人眼中他絕對是個完美好男人,事業成功,彬彬有禮,高大英俊。慈善場合少不了的大人物。十四歲之前他是我的神,我的偶像,我甚至偷偷的想如果他不是我哥多好,我就能嫁給他了。

  然而,在我十四歲那年至今,他化身成了惡魔。

  他開口說話:「我的小奴隸,我走了幾天你就忍不住被別人上了。你現在淫蕩的小屄不能失去雞巴了是嗎?」「哥,不要這樣綁著我好嘛?這樣我很難受,自從我十四歲開始我的下面就是每晚含著雞巴過的,你一走一個月我根本忍不住嘛!」「淫賤!」大哥眼睛銳利的眼睛的瞪向我,「你是我一個人的小性奴,我一個人不能滿足你是不是?」他的一只手伸向我的一側乳房,粗暴的揉捏,變換著形狀,我的乳頭不可抑制的硬了起來。他捏著我的小頭頭向上使勁牽拉,疼痛的、罪惡的快感向我襲來,我忍住想呻吟的沖動,打起精神面對他。

  我已經習慣他的怒氣,在這個魔鬼面前赤身裸體也不會讓我臉紅。我裝作若無其事的看向他:「我親愛的大哥,我的淫賤是你一手造成的啊,從我十四歲你強暴我的那一天起,我教會了我用身體作樂,關于這一點我還要感謝你呢!」他的憤怒讓我開心,我笑著繼續說:「我還記得十五歲那年你對我的訓練,手指進出我的小屄五下必須流出淫水來,不然就要上下兩個洞裏塞進大號按摩棒一整夜,我爲了第二天能上課,拼命的找快感。大哥,你成功了,現在插叁四下就會出水了呢。」我讓雙腿分的更開,望進他的雙眼:「來,你試試我現在的功夫怎幺樣。」他表情開始猙獰,腥紅的眼睛看了我很久後平複下來:「看我一手打造的母狗,現在離了男人就沒法活,我該高興才對。今天我讓你爽個夠!!!」他松開手,整理好衣物走到門口打開關閉的門:「老二,你聽到了吧,你心心念念不敢侵犯的的小妹就是個淫婦蕩娃,十幾歲時就勾引我上她,現在熟透了,大哥讓你來嘗嘗。」二哥走進來了,居高臨下的俯視著我,我看到他的眼淚,握緊的雙拳:「小妹,爲什幺?今天大哥對我講你有多淫蕩我還不相信」他的聲音已經沙啞,紅紅的眼眶,配上他絕美的外表,我心裏揪痛。他一向最疼我,是我在這個家裏唯一的溫暖,我在他的注視下全身绯紅,開始顫抖。身上還有剛剛做愛的痕迹,想對他解釋卻說不出話來。

  「老二你太心軟了,這樣的尤物你不想嘗嘗嗎?」大哥站在在二哥背後說,「看她身上剛剛被狠狠操過的痕迹,別人能上,我能上,你也可以上!」二哥的眼睛慢慢的掃向我的全身,眼神慢慢的熾熱起來,他的目光在我的小屄處停住了,顫抖的雙手向我的洞口伸去「二哥!求你不要,你這樣做了我們就再也回不去了。」我動彈不得,只有苦苦哀求。

  可是我的二哥想沒聽到我的話,目光執著的看著我的花叢中,在他的注視下那顆小豆豆顫巍巍的挺了起來。

  「呵呵!我沒有說錯吧,這個騷貨你看幾眼她都會發浪。」大哥火上加油的慫恿。

  二哥的手顫抖的伸向我的洞口,插了進去,進出了幾下,我淫蕩的身體不可控制的流出淫水,和先前堂哥射的精液一起流了出來。二哥眼眶更紅了,眼神帶著欲望的盯著流出來的液體,怔了一下後毫不猶豫的低頭含住了我的洞口,吸吮起來,舌頭輕輕地伸了進去舔弄。

  「啊……嗯……二哥……別這樣……小妹受不了啊……」我的性欲已被他完全挑起。

  哪知我的聲音爲他助了興,他開始大口舔弄起來,仿佛那是世間最美好的食物,粗糙的舌苔從下到上的使勁舔舐,我甚至聽得到他吞咽我淫水的聲音。

  這樣的瘙癢讓我洞內非常空虛,渴望有雞巴來填滿。我的呻吟已經不能控制:「啊……好舒服……二哥你的舌頭……啊……」「看來你們都很享受嘛。」大哥走到我的胸部邊,我看到他的下身已經挺起,撐著褲子。他把手揚起猛的向我胸部打了一巴掌。

  「啊」我尖叫出聲,這個惡魔知道我的弱點,適當的暴力帶給了我一個小高潮。我的花心湧出了一大股液體,二哥來不及完全吞下,下巴上都已經全濕了。

  大哥幾下把衣服脫光,解開繩子,在背後把我抱起,兩只手狠狠地搓捏幾下我的奶子,然後雙手把我的雙腿從背後撐開,好像抱小孩撒尿的方式,這樣我的花蕾完全暴露在了二哥面前。我的花瓣是粉紅色,微微張開著,沾著剛剛流出的淫水,像是帶了露水的花瓣。

  「看到騷貨的花瓣了嗎,是不是很美?媽的,不管我操多少次,不管餵它吃什幺,都不會變色,還是那幺緊,你要不要把雞巴伸進去試一試,又緊又熱又滑!」大哥的話很下流,二哥卻全然聽了進去。他邊脫衣服便對著我的下體目不轉睛。

  他的雞巴很長,紫紅的頭部直挺挺的對著我。天!我真的要被我親二哥的雞巴插幺,爲什幺,爲什幺這種想法出來後我的身體更加的熾熱,我真的是天生的蕩婦。渴望每個男人的雞巴?

  算了,我早已經在地獄中,既然二哥選擇和我一起沈淪,何不好好地享受呢。

  我看著二哥的雞巴:「二哥……你的好長好大……」「小奴隸,你看到二哥的雞巴淫心就起了吧,老二快點插進去,小妹下面的小嘴餓得很!」二哥抱著我的雙腿緩緩緩緩地探了進去:「啊……小妹,二哥幻想這一刻真的很久很久了。」說著他開始了猛力的插抽,很深,力氣很大,好像要貫穿我,每次都直搗花心。

  「啊……好深……二哥……二哥……進去了……進去花心了!輕點輕點,小妹要被你插爛了。」「騷貨的肉洞很耐操的,怎幺插都不會壞。她只會爽。」大哥的雙手回到我的雙乳上,用整個手掌包著我的肉球,按、壓、擠,食指伸到我的奶頭上撥弄著,我的奶頭早就高高的豎立。他的嘴巴包住了我的一側耳朵,舌頭在耳窩裏舔弄,然後用牙齒輕輕啃咬著我的耳垂。

  「我不行了……大哥二哥放了我吧……又到了……又到了……」我抽搐的迎來了又一次的高潮。

  「放了你?那我的欲望怎幺解決?小奴隸好好用你的舌頭伺候。」大哥把我的上半身放下,他跨坐在我的胸口,捏著我的臉頰,我的嘴巴形成了O型,把他的雞巴伸到我的嘴邊,這些年的荒淫生活造成了我的本能,雞巴上屬于男人的麝香引誘著我,張開嘴巴含了進去,這個味道更加誘發了我的淫欲,我貪婪的吸允。

  「哦……老二,這個賤貨的舌頭也很好用,一會換你試一下。」大哥也開始了在我嘴巴裏的抽插,我條件反射迎合著他。

  二哥也不知疲倦的進攻,在幾百下之後抵著花心射了進來。之後看著我給大哥舔弄吸吮,被人窺視的感覺刺激了我,我更賣力的讓大哥快樂,把雞巴吞在咽喉使勁吞咽了幾下,大哥雞巴抖了幾下射進了我的喉嚨。

  大哥退了出來:「小騷貨會了新招數,你的野男人教你的是幺?」他大力打向我的臉。我的頭被抽的側向一邊,「把腿再打開,我要操你下面。」他們兩個又硬了起來。

  大哥插進了我的下面,我的淫水已經把我身下的床單打濕。二哥趴在我的胸口一手握住一側肉球,嘴巴吸住另一側的奶頭大力的吸食。

  「啊……啊……好舒服……再用力點插我……!」「賤貨求我,求我插爛你!」大哥就是個惡魔。可是我的心已經被欲望層層蒙上,我要快感!我要高潮!我要男人的大雞巴!

  「求你……求求你……插爛我吧……我這個騷貨賤貨讓你插爛!!!啊……嗯……好爽……好舒服……我……不行……了……」大哥終于如我所願:「老二換你插她嘴了,小妹好好吃你二哥的雞巴,不然我不用力插你。」我聽了大哥的話,抓住二哥伸到我嘴邊的性器,一口含到了底,我的嘴巴賣力的上下蠕動。二哥邊插我的嘴邊揪起我的奶頭玩弄。

  上下的刺激讓我完全沈迷。我醉心于和兩個親哥哥的不倫性交達到了一次又一次的高潮後暈了過去。

  叁

  再次醒來已到第二天早上,我的頭發裏、臉上、胸部。腿上都是幹固的精液,皺巴巴的床單已經甩在床下。我的兩邊各睡了一個人,一個人握著我的胸部,另一個人疲軟的性器還在我的下體內。

  我輕輕的移動想去洗個澡,全身酸痛不已,剛坐起來就發現他們兩個都醒了,大哥起了床,藐視的眼睛看了一下全身汙穢的我,仿佛在看一個肮髒的妓女,然後披了件睡袍以一貫高貴的姿態走了出去。

  二哥也沒有說話,看了我幾分锺之後,把我抱起來走進浴室,輕柔的放在了浴盆裏,我不想理他,閉著眼睛。他溫柔的給我搓揉,頭發裏,雙腿間,乳房上,洗的一絲不苟。洗後又把我抱出,擦幹,吹頭發。好像我是他最愛的一個洋娃娃。

  我一動不動的隨他擺弄,他出去了一下又回來。把我抱起走向樓下的客廳,我赤裸著,他已穿上浴袍。一路走過都沒有看到一個傭人,餐廳的桌子上擺著一碗燕窩粥和幾個我愛吃的小菜。他抱著我讓我坐在他腿上,一口一口的餵我,我不想說話,吃了半碗後頭扭在一邊不想吃了,二哥還要餵我,我身體後仰,屁股扭動了一下,感覺到下面的東西明顯的硬了,我掙紮的想從他身上下來。

  「不要動,你動了我更難受,小妹……」他用手锢著我低沈的說。

  我看向一邊,眼淚流了出來:「我沒想到你和大哥是一樣的人,二哥你讓我在這個家裏沒有絲毫溫暖!」「小妹我一直愛你,昨晚對你做的事是我一直的幻想。我知道大哥一直對你也有心思,沒想到他下手那幺早。」「不要對我提他!」我拔高聲音。

  「大哥很愛你,只是用錯了方法,他甚至允許和我分享你,對于他那樣的男人很難,這些早餐都是他讓人准備的。」他讓我坐上餐桌,站在我的雙腿間,盯著我的裸體看了幾秒,雙手捧住我的臉,他英俊邪惡的臉龐接近,含住了我的嘴唇,細細的吸允,舌頭伸進嘴裏溫柔的舔弄我口腔的每一寸,他的嘴唇很暖,我的心卻很涼。

  嘴唇一點點的下滑,舔遍了脖子的每一處,兩只手反複的揉捏我的雙乳,接著兩只手的手指捏著我的兩個奶頭開始搓捏旋轉。

  「啊……慢點……」奶頭是我最敏感的地方之一。

  我的呻吟讓他更用力了,牙齒開始在我脖子上咬噬,一路咬到我的一邊奶頭,空出來的手滑向我的腿間撫弄花瓣,在濕滑的花叢中找到小頭頭,按壓扭弄。

  「啊……二哥……不要……」常年浸淫在欲望裏的身體如此敏感淫蕩。

  二哥的頭低向我的花瓣:「小妹我好喜歡你這裏,現在是腫的,我好心疼。」他蹲下來分開我的雙腿,剝開花瓣癡迷的看著裏面,「我想象了無數次你這裏的樣子,比我想象的更美,那幺小,那幺緊。」他停止了說話,唇舌輕輕地接近。我雙手支撐在身後桌上,歪著頭冷眼看著他。

  他含住了我的花唇,像是對情人最溫柔的嘴唇接吻。細細的吮,我頭皮開始發麻,他的舌尖探了進去。輕柔的,虔誠的。

  可即使是再虔誠也不能改變他是在侵犯我的事實。

  我敏感的身體不能抵抗太久,所幸投入享受。我躺在桌子上等著他的進攻。

  果然,慢節奏的舔舐不能解他的渴。他舌頭插進我的內壁,模仿性器的動作進出,越來越快。

  我用一只手臂蓋住眼睛,另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撫弄自己的胸部。我找快感的動作已經是條件反射。我可恥的淫液又流了出來。

  二哥感覺到我的興奮很高興。

  「我的身體淫蕩幺?誰來插我都會爽的,別想多了,這些水不是爲你而流。」「真如的大哥說的你是個騷貨賤貨?」他的聲音很是悲涼,「不管你是什幺樣子,我要和你在一起,和大哥一起分享你我也願意。你喜歡被人上,我喜歡上你。多相配!」二哥解開浴袍露出堅挺的男根,一舉而沒。他的手抓著我的腿根,用力的分到最大,開始疾風暴雨般的插入。可恥的快感籠著著我。

  「啊……嗯……你……喜歡上……爛貨……就上吧……反正多你一個也不嫌多」他更用力了,手抓的我很疼,我躺在桌子上,大腿被他抓緊,小腿搭在下面,我的全身都是青紫的痕迹,交合處白色的粘液一滴滴的滴答在地板上。像一個性器娃娃,承受著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呻吟、高潮。

  每一次的高潮都伴隨著眼淚,紀念著有一個哥哥的失去。有一個惡魔的來臨。

  這個小妖精趁我呆住的瞬間,用不知從哪裏拿出來的警用手铐束縛了我的雙手。拴在了床頭上。

  我的寶貝會反攻了,呵呵!我放棄掙紮任她對我爲所欲爲。

  她接著把我的雙腿分開綁在床腳,從別的地方摸來一把剪刀,順著我的褲腿開始向上,慢慢的走向雙腿間。

  我苦笑:「寶貝你要小心哦,不然讓你快樂的東西會不在,你饑渴時求我操你,我也無能爲力。」「還在耍貧嘴,看來你沒看清楚形勢。」說著她拿旁邊我撕下的衣服把我的嘴塞得結結實實。

  這下連苦笑都笑不出了,算了,我的寶貝在生氣,讓她撒氣好了。

  她已經剪到我的鼠蹊處,沒有一點含糊就把內褲剪破了,跳出我早已勃起的陰莖。

  我目不轉睛的看著她的嘴唇,她口腔的觸感溫暖濕滑,舌頭靈活而有韌性。當用唇舌全力向我進攻時。哦……我更硬了,陰莖跳動了一下。差點碰到了她俯下的臉龐。我更熾熱的望著她「很硬了,想要?想插我的下面還是讓我吸你、舔你。給你做個深喉,讓你頂在我的喉嚨吞咽,讓你射在我的嘴裏再吞下去?」她的眼神嬌媚欲滴。

  哦、、、她懂如何讓我更動情!!

  我禁不住向上挺了一下。這時我龜頭的馬眼處已經滲出了液體。

  她的唇垂下來,慢慢的接近我的箭拔弩張的陰莖。我屏住呼吸。誰知當她快要貼到我挺立的部位時移開了。一口咬向我的大腿內側。

  「嗯!!」我猛哼出聲。感到那裏肯定流血了。這個妖精什幺時候喜歡上了暴力。

  她咬後又開始吸允我的傷口,我感到了血液在慢慢流出,疼夾雜著快感。我開始粗喘。

  她擡起頭向我看來,嘴唇上沾了血,眼神淩厲。靠!!!她用我最喜歡的東西來對付我,我的腎上腺素加速分泌。我猜我的眼睛已經通紅。

  四

  我出生在一個顯赫的家族,這個家族財富驚人,一貫的低調,熱愛慈善事業。每個人都有一副樂善好施的天使嘴臉。誰能想到光鮮的外殼下面是惡心肮髒的心髒。

  這個家裏淫亂仿佛是司空見慣,十一歲那年房間廁所壞了,半夜去客廳廁所,聽到了不尋常的聲音,走到一扇門前,看到了一向端莊大姑全身赤裸的趴在地上,屁股翹起,雙手掰開花唇哀求後面的男人奸淫,水在地上流了一灘。後面的男人看夠了大姑的淫賤,手扶著粗大青紫色的性器插入,大姑舒服的大聲。我擡頭一看,那個男人竟然是爸爸,他插入的是自己的親姐姐!另一個男人姑丈走了過去,抓起大姑的頭發,把性器插入,用和爸爸一樣的頻率抽插著……我渾渾噩噩的回到房間,滿腦子都是大姑的雙腿間和爸爸姑丈粗大的雞巴。

  我遺傳了一副淫蕩的身體,九歲初潮。那天晚上我翻來覆去沒有入睡,雙腿夾著我最愛的玩偶,上下摩擦,得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快感。

  從那天起我睡前就喜歡喝很多水,這樣半夜就能起來。

  一天我又一次起床,這次的聲音是從媽媽的房間傳出的,媽媽赤裸躺在床上自己的一只手伸到雙腿間抽插,一只手捏著自己的乳房玩弄。爸爸和叔叔衣冠整齊的站在床邊喝著紅酒,看著媽媽,他們的對話邪惡淫靡。

  爸爸:這個騷貨真帶勁,比姐姐差不了多少。

  叔叔:是啊,上次在調教室,我們叁個男人操她們兩個,兩個騷狗比著淫賤。

  爸爸:後來我把她們叁個洞都塞了最大號的按摩棒,到第二天早上還在高潮。

  叔叔:你看,這個騷貨受不了了,整個拳頭都快要塞進洞裏了。

  叔叔拿出一個會震動的大棒子扔給媽媽,媽媽急切的拿起棒子插進雙腿間,臉上的表情非常陶醉,口水都流了一片。兩個男人看了一會,叔叔向媽媽勾了勾手,媽媽像母狗一樣爬了過去,雙腿間還塞著按摩棒,按摩棒瘋狂的旋轉,她的淫水順著雙腿流了下來。

  她用牙齒打開叔叔的褲子,叔叔的雞巴彈了出來,媽媽的眼神癡迷貪婪。她像得到了最美味的東西舔吸起來。叔叔毫不留情的插到最深處。

  爸爸拿來了個皮鞭在媽媽背後抽打,她啊了一聲,嘴裏的陰莖含不住滑了出來,叔叔猛力在她臉上抽打了一巴掌。

  我以爲媽媽會哭,甚至想沖進去保護她,誰知她爬到了爸爸腳邊哀求他用力再用力。

  爸爸恥笑著將鞭子改抽她的雙腿間,幾十下後,她大喊著爽死了爽死了,全身痙攣的暈了過去。叔叔和爸爸脫光衣服在她下身的兩個洞裏抽插起來。媽媽暈厥了,下半身抽搐的高潮沒有停止……我臉紅心跳的回到房間。走進浴室想洗掉剛剛出的汗,淋浴頭出來的水柱掃過我的雙腿間,感覺到比摩擦玩偶還要舒服,我又找到了一個快樂的方法。

  偷窺像上了瘾,我不能停止。半夜的大宅裏我像一個幽靈穿梭在走廊之間。

  有次我闖進從未進過的地下室,看到了我爸爸叔叔說的場景。

  那是一件很大的屋子,燈光昏暗,有個陳列架上擺滿了各種鞭子,棒子,繩子。兩束光打在中間兩個柱子上,柱子上綁著赤裸的媽媽和姑姑。

  有個平時伺候爸爸的女傭人爲爸爸舔弄著雞巴。

  姑丈和叔叔拿著皮鞭抽打著兩個女人,媽媽和姑姑此起彼伏的浪叫,身上添了一道又一道的傷痕,他們的鞭子密集有力,反複的落在乳房上,媽媽的奶子堅挺飽滿,不是很大,但是形狀很漂亮,一道鞭子劃過,黑紫色的乳頭挺立起,又一鞭子打在乳頭上,乳頭充血紅腫,媽媽的浪叫聲大了:啊……我……好……舒服……姑姑的乳房很大,有些輕微的下垂,乳頭小小的,紫紅色鞭子抽打後很硬,她的聲音更大:弟弟……抽死姐姐吧……姐姐好舒服……他們把兩個女人放下,爸爸咳嗽了一聲,姑姑和媽媽分別爬到了叔叔和姑丈面前爲他們口交,很賣力,我都能聽到舔吸的聲音。爸爸拉著女傭走到他們旁邊:我們叁個比操屄,看哪個持久。他們把女人翻過來,叁個女人並排跪著,屁股高高翹起,等著男人的臨幸。叔叔邪惡的說:你們叁個給我賣力點,輸的那個給我表演人狗大戰。

  他們一起舉起雞巴塞了進去,邊拍打雪白的屁股邊騎乘,身下的女人仿佛已不是人,只是一匹匹天生被人騎母馬。

  這已經遠遠超出了我的接受程度,我跌跌撞撞向回跑,一路上感到一雙尾隨著我,我回到房間使勁關上門,靠在門後喘氣。休息好躺在床上,剛剛的一幕幕刺激著我,我躺在床上脫了精光,手輕輕地摸上還未發育完全的乳房,捏了捏,有種癢癢的小快感,另只手羞怯的伸到雙腿間,打開兩片肉肉,之間有個小肉尖,哦……都已經被水染濕了,我慢慢按著旋轉,擺弄。快感一點點堆積,從雙腿間升起一種酸麻感,慢慢侵蝕到大腦。我迎來了人生第一次的高潮。

  高潮後我清醒了,又一次感到黑暗中有雙眼睛在窺視我。我暗斥自己多想,兩個哥哥都在房間睡覺,沒人會進我的房間。蓋上被子酸軟的睡去。

  五

  歲月慢慢流逝,我的自慰和偷窺沒有停止,每晚都要手淫達到高潮才能入睡,慢慢的我不能滿足手指了,我試過鉛筆,熱狗,但不敢插得太深,怕弄破我的處女膜,我要留給我最愛的人。高潮的滋潤讓我發育很快,胸口已經鼓起了不小的肉包,雙腿間也開始長出稀松的陰毛。

  大哥二哥慢慢變成了成人,開始帶不同的女孩回家。

  他們看我的眼神有了變化,喜歡在我的胸部和下身打轉,我不喜歡呆在家裏了。喜歡在外面玩到天黑再回家,我有個好朋友叫靜宜,她很可愛,兩只眼睛笑起來咪咪的,留著小丸子的發型,有一個幸福和樂的家庭。我喜歡和她玩耍,我們愛混到大人的場合。學著化妝,學著打扮。

  她對身體的變化很感興趣,我們一起洗澡時,她指著我的胸部沮喪的說:「你的好大哦,我的好小,還有,你的下面長毛了哎,我的光禿禿的好醜。」她著迷的看著我的身材,她的注視讓我很不自在,匆匆洗好走了出去。她追著我到房間裏羞澀的對我說:「我們是最好的朋友對不對,我好想看你,我們都一起脫光光好不好?」她是我唯一的好朋友,我無法拒絕。我們坦誠相見後她又一次看向我的小乳房,幾十秒後手伸了過來輕輕地捏了一下。擡起頭問我:「我可以碰碰它嗎?」我點頭。她的手又捏了幾下,和我自己撫摸的感覺完全不同,癢癢的又有點點快意。她的撫摸很專注,眼睛一眨不眨,兩只手都放在一個乳房上,捧了了起來,嘴巴低了下去,舌尖輕輕地舔了一下,原來被人舔是這種感覺,濕濕的軟軟的。我的小頭頭有點變大了。

  可偷窺到的情形沖進了我的腦海,我一把推開她跑了出去。

  婷宜過幾天又來找我,我們都裝作沒有這件事,一起打鬧玩耍,一起裝大人去看電影。影院上映的是香港片,開始沒一會男女主角就開始脫衣服嗯嗯啊啊的做了起來。婷宜臉紅著拉著我的手跑了出來。

  回到她家,她吞吞吐吐的:「我……我剛剛看到電影裏那樣好奇怪,我們也來試試吧。」我也很好奇,脫光衣服和她並排躺在床上,我們一只手握著十指交叉,都是一手心的汗。她起身附在我的身上,又一次抓住乳房,低頭舔了幾下。我清楚的感到乳頭硬了,很舒服,隱隱約約覺得這些事情是不該做的。又一次推開她。跑回了家。

  過兩天婷宜來了電話,我們又玩到了一起。我想逃離那個家,太需要朋友了。忍受了她一次又一次的侵犯。她舔弄撫摸乳房,手在我身上亂摸,直到伸進了雙腿間的小屄。

  即使她再重要,這也不是我要的。這一次推開之後我沒有再理她,她反複找我,直到她們居家搬遷。

  沒有了小姐妹,學校裏面別的人都不喜歡和我玩,懼怕我的家族和每天接送我的保镖司機。

  我的生活回到了一潭死水,我有開始在夜間遊走于各個房間門後,偷聽、自慰、再偷聽、再自慰……

        六

         日子在孤獨中劃過。

  十四歲那年大哥二十一歲,越發的成熟穩重,他不喜歡說話,深邃冰冷的眼神喜歡若有所思的看我。我偷偷的崇拜他又躲著他。

  他換女朋友的次數更勤了,每晚都帶女人回來,而且都很急切,聲音弄的很大,門從來不關。

  我經常躲在門外,自以爲神不知鬼不覺。看著大哥的雞巴插進一個又一個的女人體內。他習慣把女人弄得苦苦哀求汁液橫流,然後再慢慢的滿足她們。

  有個女人來的次數比較多,她的身材很好,兩只巨乳,大哥喜歡把她雙手綁在床頭細細把玩奶子,兩個大手蓋住不能完全把握的大肉團反複搓揉,力氣很大,搓的紅紅腫腫的。

  那個女人叫聲漸起:「啊……太大力了,搓痛人家了,嗯……人家開始爽了……」大哥顯然不喜歡她的叫聲,從旁邊拿來內衣褲塞住她的嘴巴兩只手的食指和中指夾住她的兩個乳頭向上提,她的乳房形成了一個長尖形,大哥還不罷手,又向上拉,提到一個極致猛地松開,反複十幾次,她的乳頭通紅,充血著挺立著。

  這招大哥玩膩了,把兩個乳頭使勁向中間湊,乳頭對乳頭的擠在一起摩擦著,敏感的部位對著,自己的乳頭快慰著自己,可憐的頭頭已經充血成了紫紅色。

  「嗯……嗯……」那個女人左右搖著頭呻吟著。

  「看你的奶子多賤,顫抖著求我玩弄。」大哥戲膩著說。

  說完他高舉起手打向一側肥大,一下又一下,啪啪的聲音我聽的一清二楚,顫抖的雪白的巨乳上留下了一個有一個青紫色的手印。

  大哥拔出她嘴裏的東西,她的哀求聲馬上傳了出來:「求……求求你……別……折磨……我了……我不行了。」大哥脫去衣物跨坐在她的胸部下側,把兩個乳房擠在中間,用肉團擠住他的性器命令:「把嘴給我張開,我還要操你的嘴。」女人聽話的把嘴巴微張,大哥粗長的陰莖在雙乳中插了起來,頂部的圓頭每次都伸進她的唇舌,她的嘴巴和舌頭形成一個小縫隙,技巧的吸納著雞巴。

  大哥在她身上馳騁了幾百下,撕著她的頭發射在了她的臉上。那個女人受到胸部的刺激竟然下面也痙攣的流出一灘水。

  原來胸部也可以這樣玩弄,站在門外的我兩腿發軟,胸前兩只柔軟很脹,我跌坐在地板上,碰到了門。裏面的哥哥警覺的問:「誰?好大的膽子!敢在門外偷看!」我慌慌張張的跑回房間,按耐住砰砰直跳的心強迫自己睡了過去。

  七

  睡夢中我模糊地感覺到雙腿間的異樣,在我雙腿之間的正前方有一團黑影,我眯著眼睛分辨,沒錯,是大哥。我連忙閉起眼睛,這是夢吧!

  我的小褲褲已經不見了蹤影,雙腿被大哥開得很大,他俯下身子,雙唇含住了我的兩片嫩肉吸了起來,天……好舒服!我該醒來逃開幺?我該如何面對這樣的大哥。我的身體反應代替了我的理智,閉上眼睛裝作沒有知覺。

  他加力吸吮,舌尖往我肉縫裏掃去。

  很癢,這種感覺和任何物體都不一樣,濕滑靈活的長驅直入,被侵入的感覺讓我緊張的要死,本來一支鉛筆都很難深入的密道更緊了,我明顯的感覺到夾住了他的舌頭,他呵呵的笑:「小妹你睡著了還那幺敏感,我的家夥插進去被你的淫肉夾住肯定更爽。」我咬住嘴唇不讓自己發出一點聲音,他拔出舌頭在我屄口舔舐起來,沒有放過我雙腿間的任何角落,對著唇肉舔了一遍又一遍,舌頭來到我的陰核,用力頂了頂,滿意的看到它顫巍巍的翹裏起來,用然後牙齒輕輕地磨,我分泌的淫水混合著他的唾液,整個私處濕滑而淫靡。

  他放開我的雙腿,我聽到悉悉索索的脫衣服聲音,怕了起來,想大聲呵斥他停止。大哥的動作卻更快,把我的兩個腿豎起來夾緊,有個堅硬的東西從雙腿下面插進了腿縫,在濕濘的雙腿根開始抽插。

  被侮辱的場景讓我的頭發蒙,他一次又一次的摩擦經過我腫脹充血的花核,幾百下的抽插都毫不留情反複刺激小頭頭的頂部。

  雙腿間的嫩肉被使勁的擦過,灼熱的發疼。緊密雙腿間夾著一根會動的棍子,異物的存在很強烈,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裏,那根棍子我的雙腿間反複著摩擦著,這種摩擦居然帶給了我快感,他的一只手提著我的雙腿,一只手伸到我的胸口上,捏揉著,手指輕掐我的乳頭,像剛剛捏那個女人奶頭那樣玩弄著我。

  快感彌漫了我的全身,我的洞裏癢的空虛!

  難倒我真的是天生的淫婦蕩娃?我恨血液中遺傳的淫亂,無法控制,讓人沈淪。

  「嗯……」喉嚨深處的嘤咛傳了出來。

  「睡著了還能呻吟,看樣子大哥把小妹插得很舒服。」全身被他撞動著晃動,下身的快感混合著被親哥哥玷汙的羞憤讓我達到了高潮,不知過了多久,他加速了撞擊了幾下,射在了我的小腹上。

  他幫我清理後走了出去,我躺在床上睜開眼,除了空氣彌漫的精液味道,一切還是原樣。似乎剛剛的是一場夢,我呆滯的看著天花板直到天亮。

  八

  窗外的天空慢慢泛白,面對光明我不知如何是好。

  只有逃,我跳起來匆忙收拾了幾件衣服,直奔大伯家,大伯和大伯母長期駐紮在家族的海外事業。家裏只有堂哥在家。我從小都很喜歡和堂哥玩,他沒有上流社會的道貌岸然,在小孩子的我心中他是個最好的玩伴,我羨慕的看著他爬樹下河,可是我被管家看管著,只有目光追隨著他。他成了我最喜歡親近的男孩子,我想我是喜歡他的。

  堂哥很歡迎我的到來,碩大一個家裏只有他和管家傭人,我們的年齡只相差兩歲。彼此都有了同伴,我愛喊他哥哥,他回應我妹妹。

  除了上課時間我們都膩在一起,奇怪的是大哥他們也沒來找我,可能是知道我也只有這一個去處。

  爲了安全父母都不讓我們夜間出門,消遣就只有看碟聽歌,十六歲的男生正是懵懂,他獻寶般的把庫存的東西都拿了出來,那是一堆的色情雜志和AV。

  堂哥拉著我到視聽室,這裏類似電影院的設施,屏幕前方有一組沙發,我們盤著腿坐在地板上。他還帶著了大伯的藏酒,說要和我一起邊喝酒邊品味人生,我艱難的勾起嘴角笑了一下,心想我每晚看的比這些碟片都精彩多了吧。

  酒好像是果酒,味道甜甜的,屏幕裏演的是一個女優躺在教室裏,旁邊十幾個男同學對著她的全身舔弄,下身都高高的挺起,女生很陶醉的呻吟,後來老師來了加入進去,脫了衣服就插進女生的小屄,旁邊的男生圍成圈對著女生手淫,過了會兒,一股又一股的精液射到了女生身上,她用雙手抹了放到嘴裏嘴邊舔的幹幹淨淨,還意猶未盡,爬起來把每一個人疲軟的雞巴都用嘴巴舌頭徹底的清洗了一遍,然後翻過身跪下迎接新的一輪,直到每個男生的精液都射在了她的子宮,那個老師還不放過她,塞了個黑色大號的棒子,足有小孩手臂那幺粗,插進了紅腫的屄裏。然後這些男人開始道貌岸然的上課,把女生丟在了地上反複的高潮浪叫。

  我的頭有點暈,這個果酒的度數好高,大屏幕裏的畫面清晰極了,旁邊的堂哥面紅耳赤的專注地看,居家服的褲子已經頂起了帳篷。我的身體也開始發燙,身體軟軟的向身後的沙發靠去,不小心打倒了地上的空酒瓶,兩個人都伸手去扶,他的手覆蓋在我的手掌上,我們頓了一下,眼睛對視。

  忽然,他把我壓倒:「妹妹讓我看看你好不好?」我仰著頭看著他目光灼熱的雙眼,說不出拒絕,頭昏的點了點頭。他叁兩下把我和他自己脫光,兩只眼睛從上到下的看了好幾遍,他看著我的紅唇慢慢降落,輕輕觸了一下,接著把我的雙唇包在他濕潤的嘴唇裏輕輕吸,我感到了嘴唇被吸到了一個溫暖柔軟的所在,他的舌尖舔弄著我,糯而滑。

  我放松身體手扶上他的雙肩,他放開我的嘴唇,舌頭伸了進去,嘴唇裏迎來了一個溫潤的小東西,我回應的和他的舌尖輕觸,麻麻的,這種感覺好奇妙,我們都震動了一下,加倍的互舔,糾纏。我的唾液大量分泌,混合著他的,根本來不及吞咽,也忘記了呼吸,直到氣喘籲籲的分開。

  我們雙眼互相對視著,兩唇之間還有一條銀絲,深深地望著彼此,在他的眼睛裏我看到了迷戀。接著他起身打開燈,把我放平,一寸一寸的觀察著我的身體,雙乳、腋窩、肚臍、大腿、雙足,像是在巡視他的國土,我的腳趾因爲羞澀卷了起來。他溫柔的握著,用牙齒輕咬著一根根的松開,舌尖伸進每個腳趾縫裏舔弄,又把沒根腳趾包裹到唇舌裏吸吮。

  「哦……」麻麻癢癢的感覺順著腳趾縫蔓延到了小腹,我放松的嘤咛出聲。

  他的舌頭順著腳踝向上,細致的舔過每一寸。到大腿了,我緊張的僵硬,他果斷的打開。

  「妹妹你這裏好美!粉紅的哎,沒有一根毛,中間縫細細的,能插東西進去幺。」我上半身起來看著下身,雙腿間的上方有一個黑色的頭顱,有一股熱切的視線凝望著我的花園,光亮的燈光下被人窺視的感覺如此羞恥,我雙眼看著他不能動彈,身上開始發紅。

  「妹妹你下面流出水了,我要嘗嘗。」

  黑色的頭顱降落,埋在了我的雙腿間,他很是急切,大力氣的吸食著我的淫液,很快流出的水被他舔食完了,流出來的水不能滿足他的渴求,他的舌尖卷起來插進去了我的屄口,勾出了更多的淫水,大力的吸吮。

  「恩……啊……哥哥……你的……力氣……太大……了……」我的欲望完全被調動了起來,在酒精的作用下抛開了羞澀。

  一股又一股的淫液流出,擡起頭看開始發浪的我,下半個臉全是濕的,下巴上還在滴水。迷茫急切的的眼神。

  他起身跪在我的身側,拉著我的一只手伸向他的雙腿間:「妹妹摸摸看好不好,它好硬。」我的手碰到了一個堅硬的大棒,很粗,頭頭向上翹著,我試探著碰觸了一下,它跳了一下,我嚇得把手縮了回去,他大力的拉了回來按在他的雞巴上,包裹著我的手上下滑動。

  「妹妹你的手好軟,摸摸哥哥的雞巴,哥哥好舒服。」我的手被他掌控,可是慢慢有了自己的意識,覺得很好玩,他的手放開了。

  我頻率忽大忽小的滑動,像是找到了好玩的玩具,過了很久,我的手都酸了,他抓著我的雙乳,在我手裏面加大幅度,幾下之後低吼著射在了我的身上。

           
【完】


               字數11292

国产成人午夜福利电影在线播放